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王者苏醒

作品:重生后成了大魔王的掌中宝|作者:森燃燃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5-02 02:13:41|下载:重生后成了大魔王的掌中宝TXT下载
  001躺在床上,侧着脸盯着窗外朦胧的光线,猜测此刻应该是清晨。

  寂静中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一动不动,直到窗口透进来的光越来越亮。

  第一缕阳光透过纱幔的缝隙照在大床上,床上的少女终于动了。

  她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,挡在眼前,金色的光束被分隔开,透过指缝洒在她精致的眉眼间,刺目的光让她眯了眯眼。

  她没死啊!

  “呵呵呵~”一阵轻快的笑声中,少女曲着膝,坐了起来。

  她张开修长的五指扣着脑门,再将指尖插入一头乌黑的长发中,笑声渐渐变得疯癫。

  她一生没有名字,只有代号。

  她一生只有任务,没有反抗。

  她一生孤独,没有亲戚朋友。

  只是,她没想到,这幅身体的主人比她还惨。

  有亲戚朋友,还不如没有。有名字,却被人看不起。没有任务,活的自卑无能受尽欺辱。

  001走到房间巨大的镜子前,打量着里面倒映出来的人。

  少女四肢修长匀称,杨柳细腰,肌肤如牛奶般光滑雪白。

  最为惊艳的是她的脸,额头饱满,柳叶细眉,一双丹凤眼,睑裂细长,眼尾略微上挑,瞳白比例恰当,神光内敛,艳而不俗。

  这是一张天使般美丽的脸庞,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仪态万方,天香国色。

  此刻换了灵魂,这镜子里的女孩多了几分肆意潇洒,古灵精怪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敲门声响起,妇人推开房门端着一个托盘进来,面无表情道:“四小姐,这是结婚的礼服,请你快速换上。接你去霍先生府上的车很快就来了。”

  原本只是来传话送衣服的妇人,看到站在镜子前的少女忽然勾了勾嫣红的唇。

  她用着独有的清脆华丽的嗓音说道:“告诉唐辞演,我要二十八号街,《天使之恋》橱窗里的那款黑色婚纱。”

  妇人盯着她,不知是被她刚才勾唇的瞬间惊艳到,还是被她的无理要求给惊吓到,呆滞了半天。

  唐茵茵微微抬起下巴,琥珀色的眼睛凝聚冷气,声音不由地凉了三分,“怎么,传个话都不会了吗?”

  陡然间声音杀气十足。

  妇人突兀回神,感到后背一阵寒凉。

  她惊恐地端着托盘像是见鬼似的跑了。

  这是唐茵茵?

  以前那个说句话都不敢大声,看人低着头,小心翼翼的女孩……

  书房。

  唐辞演听闻妇人禀报,狠狠地将一叠文件砸在桌子上,“她亲口说的?”

  “先生,四小姐的确这样说。并且……”妇人觉得唐茵茵的变化,足以用‘脱胎换骨’来形容。

  唐辞演见她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,不耐烦地重重地拍桌子,道:“告诉她,休想。”

  妇人站了半天没动,最终战战兢兢道:“四小姐好像变了,您还是亲自去看看。”

  唐辞演在妇人的带领下,来到唐茵茵的房门口。

  房门敞开着,屋里却一片凌乱,梳妆台上的瓶子东倒西歪,衣柜里的衣服扔的满地都是,花瓶镜子碎了一地。

  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小偷。

  唐辞演看着眼前的一切,脸色阴沉,威严的眸子满是冷酷。

  在这个家里,没有人不惧怕他。

  妇人哆嗦着双腿,连忙解释道:“刚刚还整整齐齐!”

  唐茵茵到底在搞什么?

  ……

  这是一栋近五百平米的四层别墅。

  餐厅位于二楼。

  唐茵茵在餐桌上没找到食物,只好去冰箱里拿出两盒酸奶就着面包吃。

  所谓的结婚,不过是让唐茵茵换套新衣服,从一个牢笼进入另一个牢笼。

  今天没有宾客,没有祝福,更不会有人在意这场婚礼。

  唐辞演找到餐厅,见少女敲着二郎腿,把一只大长腿架在餐桌上,一边刺溜刺溜地吸着酸奶,面容微微扭曲。

  保姆被吓得在唐辞演发火以前,走上去抓住唐茵茵的胳膊,怒道:“四小姐,这不成体统。赶快站起来!”

  妇人的手刚抓住女孩的胳膊,就被一直芊芊玉手反扣住,用力一掰,像是掰玉米一样果决。

  妇人来不及反应,发出杀猪似的尖叫声。

  “啊啊啊啊!我的手,我的手……我的手断了。”

  唐茵茵从椅子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蓝色睡衣,蹲下望着妇人眯起琥珀色的眸子,笑道:“本小姐,还轮不到你来管。”

  唐辞演显然也被唐茵茵的动作给震惊了,反应过来,指着她勃然大怒,“唐茵茵,你反了是不是。”

  唐茵茵早就发现他来了,这才抬眸看向唐辞演。

  她的父亲,一家之主。虽然已经中年,却长相英武,身材雄壮,保养及好,看着像是四十出头的职场精英。

  谁又能想得到,他会如此偏心地对待亲生女儿。

  “你既然来了,我想刚才的话传到了。”

  唐茵茵拿起喝了一半的酸奶,眯眼微笑着坐回原来的位置。

  晨光中的少女,优雅从容,清新脱俗。

  身上哪还有刚才抬手断人手腕的残忍。

  唐辞演从没见过这样的唐茵茵。

  好像一只小绵羊,忽然脱下伪装的外衣,露出里面又长又细的獠牙。

  唐辞演用着沙哑冷漠的语气,一字一句,咬牙切齿,道:“要嫁衣?你配吗?”

  唐茵茵放下手中的酸奶,顿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笑声像是疯了一般,夹杂着些许颤音,“我的确不配。那请你找个配的人去嫁。不然,嫁衣,首饰,嫁妆一样不能少。”

  她的话落,餐厅里的气氛明显变了。

  父女两四目相接,火花四射。

  就在这时,餐厅的内线电话响起,打散了满屋子硝烟。

  唐辞演按下身边的座机接听键,就听看门的大叔礼貌道:“先生,霍家接亲的人到了。”

  唐茵茵吸空最后一口酸奶,目光毫不惧怕地看向唐辞演,强调道:“嫁衣,首饰,嫁妆。”

  *

  大小姐唐静房间。

  她一边听保姆讲述刚才餐厅里发生的事情,一边梳妆打扮,道:“我爸同意了她的要求?”

  “先生被气的不轻,但四小姐要嫁霍先生,今天送过去,打不得,也伤不得,估计正在想办法联系人送嫁衣过来。”保姆一边收拾床,一边轻蔑道:“四小姐平时唯唯诺诺,今天不仅性情大变,还打了太太身边的人。真是胆大包天。”